Cold

#太中

#大概是ooc

*意识流注意

*一把10cm美工刀

*求评论,特别是批评意见

*时间:太宰叛逃、中也回国

  港口黑手党大厦内,高级干部中原中也缓步从自己办公室里走出,精致的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经过太宰治的办公室时,他站在门口似乎是想推门进去,但最终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伸手取下了门上的铭牌,施展异能将其湮灭得干干净净,离开门口上了电梯。

  就这样再见吧,太宰治。再不相见。

  刚在海外立下卓著战功的中原中也得到了7天假期,走出大厦,在Lupin酒吧门口踌躇了一会儿,然后径直回到了曾经和太宰治共居的寓所。打开一瓶89年的柏图斯倒进醒酒器,淡淡的酒香在屋子里蔓延开来,就着月光他饮下了一杯又一杯红酒,最后竟直接就着瓶口将剩余的酒液大口吞下。或许是醉的太厉害的缘故,中原中也罕见地没有发酒疯,只是径直倒在了柔软的地摊上沉沉睡去。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和太宰治厮打,后者凭借着灵活的身手和对他的了解有惊无险地闪过了一道又一道狠厉的攻击,但水平差距实在是太过悬殊,不出三十个回合中原中也就抓住了太宰治的破绽将他牢牢制服.明明是一场打斗,却让中原中也感受到了久违的踏实和心安。凝视着身下一袭黑衣、左眼覆着绷带的太宰治,中也鬼使神差地摘下了他脸上的绷带。同是鸢色眼眸,右眼里盛满了戏谑的温柔,左眼却是幽深冷漠,无时无刻不透出一股疏离感。随着绷带的摘下,太宰治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这样的变化中原中也无法用语言描述,但那几乎令人窒息、寒彻骨心的冷漠不会有错。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将绷带摘下来,他几乎想夺路而逃,但太宰散发出的压迫感将他牢牢地钉在了原地。他眼睁睁地看着太宰露出一个精心修饰过的、摄人心魄的笑容,压迫感凝实为一把利刃刺穿了他的心脏,接着他感到自己在不停地坠落,坠入了更深沉的梦里……

  中原中也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宿醉感令他头痛欲裂。拖着沉重的身体走进浴室,镜子里映出的是一张面色苍白的脸通红的眼眶里布满了血丝,作为港口黑手党高级干部的睥睨之气荡然无存,所剩下的只有深深的疲惫。啧,真像条败狗,中也自嘲地想。

  太宰治早就不爱你了,你难道没发现吗?

  但也只有太宰这样无情的人才会遍施手段榨尽他的最后一丝感情,再将它狠狠抛弃吧。中原中也恨透了太宰治若即若离的态度,却疯狂地贪恋着他偶尔展露的温柔。在感情的赌桌上,他是个高明的老手,只用一点砝码就能换来他的孤注一掷。他为他奉献了所有的感情、尊严,甚至是身体,但依然换不回他的一次回眸。

  啧,中原中也,你可真是个贱人。简单地擦了把脸中原中也就躺回了床上。宿醉带来的疲惫感几乎要把他拉进梦的深渊。午后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帘在他脸上投下了细碎的金色光斑,呼吸着太宰治曾呼吸过的尘封空气,中原中也只觉得自己的心也随着太宰的离去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可太宰治,我再也不想爱你了。

  那,就这样吧,中也苦涩地想。两行清泪在阳光下闪着淡淡的光。

 

  无论是中原中也还是港口黑手党,没了太宰治生活一样得继续。中也的性格逐渐变得内敛,执行任务的效率也比之前快了许多。虽然随着实力的增长值得他动用污浊的人也越来越少,但再也没有人会在那万一的时刻为他停下污浊……

 

  两年半后的一天,芥川龙之介向中原中也报告抓到了叛徒太宰治。

  心跳漏跳一拍的巨大痛楚让中原中也瞬间失声,半晌沉默后,他摆摆手示意芥川离开,自己则径自向地牢走去。

  不要去……

  不要去!

  求你了不要去!

  求求你了我不想见到他!!!

  快停下……

  求求你了快停下吧!!!

  中原中也在内心嘶吼,但身体只是麻木地朝地牢方向移动。他几乎是带着哭腔请求自己停下,他甚至想到用异能炸断自己的双腿……他是如此希望自己能停下,又是那么不顾一切地朝地牢走去……

  看到了……石柱上戴着镣铐的太宰治长高了不少,原本的黑西装变成了沙色风衣,但那张熟悉的脸却还是令中原中也失神落魄的模样。

  “哟……”他幸灾乐祸地开口。

  不!他声嘶力竭地哀求。


评论(16)
热度(23)
© 光时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