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太]子弹

织太
我流ooc
第一篇织太刀,完美
 
夕阳下的横滨泛着一层金色的余晖,碧蓝的晴空染上了点点金红,在钢铁森林之上冷漠地闪着华光。路上行人褪去工作时的紧张,地铁站的人流暴涨涌向家的方向。头发醇红似酒的男人沉默地站在街边,与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无视了无数多余眼光,拖着颓废的脚步走进一家名为lupin的小酒吧,不顾医生禁酒的要求点上一杯鸡尾酒,一杯,两杯,三杯…最终不胜酒力醉倒在了桌子上,眉发须白的老板略带怜悯地注视他良久,最终只是叹口气转身调起了别人点的酒。一位戴着眼镜的青年走进了这家酒吧,在男人身旁坐下,开着车来的他只点了一杯番茄汁,红发男人睁开了迷蒙的醉眼。
  “织田…”
  “是我害死了太宰治。”
  名叫坂口安吾的青年开车送醉得不省人事的织田回到了他的公寓,给他倒了一杯茶就睡在了客房。

  第二天醒来织田作只觉胸口一阵撕裂的痛,宿醉带来的头痛感更是让他感到无力,掀开衬衫,发现胸口的绷带已经被鲜血浸染,叹了口气强忍疼痛起身找医药箱换药,坂口安吾听到响动醒来,协助他拆开红色的绷带,上药,裹上新的绷带,然后坐在他的身边,“不要自责了…”本来你也该死的,织田作心想。
  他恨过太宰治那夜将他强行留下,却更恨自己没有与太宰治和孩子们一起共赴天堂。失去了孩子们的他失去了人生的意义,可失去了太宰治,他就失去了生命的一部分。那么,自己要这残缺的生命有何用?这么想着,他的视线不自觉地搜索起房间里的冰冷利器。
  “别找了,就连稍微锋利点的汤匙我都收起来了。太宰的死我们大家都很难过,但…”
  “别说了!”织田作歇斯底里地吼着,施展体术将安吾压在地上,刚想发火却对上了后者冷静的黑色眼眸,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最终织田作颓然地松开了坂口安吾,默默地坐在了地上,“对不起…我想我需要冷静一下…”
  闻言坂口安吾什么也没说,叹了口气就默默离开了。偌大的公寓里只剩下了织田作之助一个人。
  他起身回到卧室,从床底的暗格中拿出一把自动手枪,金属枪身泛着冷厉的寒芒。他张开嘴,把枪口塞入口中,扣动了扳机。楼下的安吾听到了枪声匆忙往回跑,而他在思绪迷蒙间想起了那个背对背的拥抱。
  “织田作…让我们在地狱里相爱吧。”他记得太宰治似乎是这么说的。同一颗子弹贯穿了两人的胸口,但一厘米的距离却让两人阴阳两隔。而现在,他也将循着太宰治的脚步前往地狱,他不希望孩子们也在那里。
  “让我们在地狱里相爱吧,太宰。”接着他陷入了永不醒来的梦。
 

 

 

评论(2)
热度(16)
© 光时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