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魔法少女中原中也(02)

  • 魔法少女小圆paro,设定及前文见头像

  • 我流ooc我流马猴烧酒

  • 私设如山

  • 原创人物出没

  • 魔圆厨不要剧透谢谢




  “石原莉,15岁,国中毕业,身高154,体重43KG……”太宰治挥手遣走了部下,以一个极其慵懒的姿势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翻看着石原莉的资料。除了类似于都市传说的魔法使身份,港口黑手党的情报部门的调查报告可谓是事无巨细,连她昨天晚饭吃了什么都查了出来,还有前天去了趟医院——精神科?

  有趣。太宰治勾了勾唇角,快速翻了几页直接跳到了她的电子病历打印稿部分,双相情感障碍的诊断与牙齿矫正记录和近视验光单一起整齐地排列在A4纸上。

  “国中二年级时因为成绩不好遭到霸凌,而后在横滨市立医院诊断出重度抑郁症,服药三个月后出现躁狂症状,住院一个月后确诊为伴有精神病性的双相情感障碍快速循环型,出院后每日四片阿立哌唑加两片德巴金……”繁杂晦涩的医学术语让太宰治皱了皱眉,草草浏览完后下翻找到了樋口一叶精心制作的注释,半小时后他放下资料,略微头疼地捏了捏额角,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从架子上拿过黑风衣披上就出了门。部下们目送着太宰大人离开后小声地八卦着自家上司的去向,但也没有人特别在意,或许他又跑去哪儿入水了吧,上司的动向可不是他们敢于调查的东西。

  太宰治在一辆环城公交的后座上找到了默默地眺望窗外的石原莉,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她先是呆滞了一下,然后摘下了头上那副巨大的耳机:“太宰先生?”

  “抑郁发作了?”太宰治自来熟般坐到了石原莉的身旁,温柔的磁性声线此刻如同一把冰冷的匕首残忍地割开石原莉结痂的伤疤。后者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慌乱:“没……没有啊……我很正常的哪有什么抑郁症……太宰先生是在说笑吧……这个话题可一点都不好笑……”

  太宰治并没有说什么,两人间的气氛出现了一瞬间的尴尬,正当石原莉结结巴巴地准备转移话题的时候,太宰治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低语:“我嗅得到你身上孤独的味道,没关系,我们是同类啊,莉莉……”

  “太宰先生……”石原莉已经说不下去了,眼泪大颗大颗地从她通红的脸上滑落,她将脑袋深深地埋进太宰治的胸膛抽泣着,双手抱紧了他,仿佛害怕他随时会消失。太宰治轻轻揉着石原莉的脑袋,车里其他乘客听到哭声纷纷回头,看见这一幕又默默地转了回去。呵,情侣。


  三天后的港口黑手党大厦电梯里。

  “听说你把那个叫石原莉的小女孩儿泡上了?”中原中也中也微微偏头看向太宰治。

  “中也你的信息有些落后啊。”太宰治没有做出正面回答,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不要看到是个女孩子就上去邀请她殉情啊死青鲭……她要被你坑死了谁给我们引路啊……总觉得优子不怎么靠谱啊……”中原中也扶额。

  “呐呐~只是玩玩儿而已啦,我的小CHUYA该不会这样就吃醋了吧~”太宰治露出了一个十分欠打的笑容。

  “呵,情种。”中原中也难得没有动手,只是皱了皱眉,“我提醒你下,那孩子还没成年的……”

  “我们杀过的和想杀我们的未成年人还少了吗?”太宰治淡淡地看了一眼中原中也,没有被绷带覆盖的左眼幽深似海。

  “这种事不要说得像家常便饭一样平平常常啊!”中原中也有些抓狂。

  “难道不是吗?中原中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太宰治瞥了一眼中原中也,走出了电梯。

  中原中也楞了一下,随即面色有些凝重地跟着出了电梯。其余黑手党部下赶紧跟上。两位上司今天居然一句话也没有说……看他们眉眼间的小动作难道是在心灵交流吗……这几位叫不上名字的黑道DALAO表示这狗粮我们不吃。


  办公室里,中原中也躺在沙发上反复把玩着一颗橘黄色的蛋形宝石,却没有半点闲情逸致,他紧锁眉头思考着之前的对话,还有石原莉……想到这个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的小女孩儿他就有些不快,心头那簇小小的无名火扰得他心绪不宁,就在这时太宰治的声音倏然“响”起:“等等,你签约了?”

  “嗯。”中原中也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继续发呆。

  作为港口黑手党的武斗派干部,平日里需要他处理的公务很少,这给了他大把的时光好好地把整件事情捋顺。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到一双手臂环绕上了他的脖子,耳畔传来搭档刻意压低的声音:“呐,CHU~~YA~~~”

  中原中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开口:“又发情了?少来。”

  太宰治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CHUYA你是阳痿了吗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反手抓着太宰治的领带把人摔过来压在了沙发上:“每次都来这套,我已经腻得准备下次就是一记肘击打烂你的脸了。说吧,什么事?”

  太宰治伸出手搂住中原中也的腰将他拉下来:“难道想你也不算一件重要的事吗?”

  “呵,少来。”中原中也终于是笑了一下,眯起眼睛与太宰治对视,后者唇角微微翘起,不知从哪里变出刚刚中也把玩的宝石轻吻了一下。

  “嘶……”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中原中也倒吸一口冷气,“死青鲭你干嘛!!!”

  闻言太宰治只是轻笑一声,在人腰上多停留了几下,然后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揍。

“妈的太宰不要在上班的时候做这种事啊!”


  半小时后,太宰治的脸上又多了两道伤口,几乎是被赶出了中原中也的办公室,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嘴角掀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周末,正在宅在家里打游戏的石原莉接到了一封加密邮件。

  “亲爱的莉莉,今天晚上有兴趣与我共进晚餐吗?我在叙叙苑等你。”

没有署名,语气也并不熟悉,石原莉思考了一会儿,太宰先生?


  下午五点半,石原莉有点紧张地站在了叙叙苑这家以烤肉和高昂的收费闻名的餐厅门前,习惯先人一步的她有些惊讶地发现太宰治早已站在门前等候,看见石原莉就笑着向她走来:“下午好啊,我的公主。”

  石原莉这个15岁少女的少女心BOOM一下就炸了。美味的烤肉和海鲜,酸甜的柠檬汁,还有眼前人的笑颜……HP归零,智商归零。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太宰治的唇角微微勾起,坐在他对面的石原莉赶紧灌了一大口柠檬汁掩饰此刻的小鹿乱撞的心情,结果被柠檬汁酸的眼角一阵抽搐。正当她尴尬地祈祷着太宰先生不要看我的时候,太宰开口了。

  “莉莉,能请你帮个忙吗?”


  太宰带着石原莉上了一辆环城公交,上车前将莉的灵魂宝石放进了路旁的花坛。正当石原莉幸福地享受着与太宰先生相处的时光的时候,车子发动了,没过多久她突然失去了知觉。

  怎么回事???太宰先生呢???

  她感到自己仿佛被禁锢在了亘古不变的寂静之中,与物质世界完全失去了感应。不知过了多久,她眼前一亮,知觉的回归让她几乎落下泪来。踉踉跄跄地下车取回了自己的灵魂宝石,“你肯定是知道什么的吧,太宰先生。”心灵感应里她的声音有些空洞茫然。

  “嗯,算是知道一点吧,”太宰治俯下身抱住石原莉,“很简单,凭你这点小身板想要承受庞大的魔力,与魔女交战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将手伸向她胸前,轻柔地分开她合十的手掌,对着里面的灵魂宝石略微发力。石原莉顿时觉得腹部传来一阵足以把她撕碎的剧痛,忍不住痛呼出声。

  “太宰先生,不要……”她既是在祈求太宰放开,也是在乞求他不要将她隐隐觉察的事实坦白。

  “所以啊……灵魂宝石应该不是是所谓魔力的汇聚,更是——”太宰治仿佛没有听出石原莉话中隐义,自顾自地说,“魔法使们的灵魂容器吧。”

  石原莉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呆呆地兀自落泪。

  “哦对了还有一个未经证实的猜想呢,刚刚莉莉的灵魂宝石似乎又黯淡了一点呢,难道说绝望也会使灵魂宝石变黑吗?那要是完全被绝望浸染了……”

  瑰紫色的灵魂宝石内部开始浮现出点点黑斑,“求你了,不要再说了……”

  太宰治的最后一句话彻底击碎了石原莉的所有希望:“告诉中原中也,好吗?”

  原来我的存在……只是你的旗子吗……又是两行清泪缓缓流下,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机械地点了点头。


  “天色已经很晚了呢,请允许我送你回家吧~”太宰治突然笑着道,只是他的笑颜再也无法换取她的心动了。

  “莉莉一个人住吗……你的父母呢?”

  “都死了……”

  “……真是令人遗憾呢……”太宰治的话语里并不带一丝歉意。

  “话说莉莉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想要一个好成绩,仅此而已……”

  太宰治并没有马上做出回应,两人一度陷入了沉默。

  “听说莉莉你的成绩好像是市里第一啊,那么……”

  “我的市状元莉莉,考卷上的知识你又真正了解多少呢?”

  “还有啊,成绩这种东西,出了校门还有什么用呢,嗯让我想想……”


  太宰治将厚厚的防盗门轻轻关上,隐约听到门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收起脸上最后一丝笑容走下老旧的居民楼,仿佛对待一袋垃圾。


评论(7)
热度(14)
© 光时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