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Fairytale

*cp太中,abo清水向

*ooc

*复健平淡流(其实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这年太宰治二十岁,刚分化为Alpha不久,没有人觉得奇怪。

  “已经两年了……”幽深的小巷中,一袭砂色风衣的黑发青年沉默地行走着,脚步声在幽静的环境中回响。他似有所悟地抬起头,却看见阴云密布的夜空中冷光一闪,早有防备的太宰治侧身一脚将墙边的垃圾桶踢向空中,而后迅速闪进了狭小的居民楼入口。轰鸣声伴着滚滚浓烟冲进阴暗狭窄的楼道,引得太宰治喉咙一阵不适。他屏住气息,待浓烟散尽后小心地向外张望,不出所料地发现了一具失去意识的躯体。

  这名西装革履的袭击者狼狈地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绳子牢牢地禁锢,他徒劳地尝试着挣脱、逃走,后脑上突然炸开的冰凉触感让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个激灵,不敢有多动作。太宰治嘲讽地掀起唇角,勾起一个轻蔑的弧度:“是谁让你来的?”

  俘虏没有说话,只是不断地以一个极小的频率颤抖着,他似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恐慌,渐渐地发出了哽咽声,颤抖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太宰治嗅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一脚踹翻了被拘束者,他俯下身,正好对上后者眼中最后一丝光芒。太宰治咂了咂嘴,掰开尸体的嘴,在被咬碎的假牙里发现了某种熟悉的物质。“倒是失策了……”他处理掉了这具尸体,离开了小巷。

  中原中也,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令人讨厌。太宰治站在一幢大厦的天台上,俯瞰着这座灯火通明的港口城市。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一阵海风令他神色一凛,也吹得他的大衣在风中舞动,沙沙作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冷冽的气息。“也不知道小矮子分化成了什么性别……”太宰治一点也不怀疑中原中也具有成为Alpha的潜质,并且非常乐意与他争夺同一个Omega,但如果他是个Beta的话就会失去很多乐趣了。Omega?太宰治未尝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每一次都只是刻意带过,这一次也不例外。

  太宰治停止了漫无边际的思索与遐想,纵身自楼顶一跃而下。砂色风衣猎猎作响,黑色发丝在风中无规则地飞舞。太宰治闭上眼睛,又睁开,伸手抓住了一台老式空调机的安装架,略一发力便翻进了这间套房。他轻手轻脚地脱下鞋,赤脚行走在光滑的地板上,冰冷的触感时时刺激着足底,但很快就变得温暖柔软。太宰治站在卧室门口,注视着床上正随着呼吸均匀起伏的背影。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清爽味道,一如港口外那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蓝色海洋。太宰治不禁想到了第一次入水时中原中也的笑容。那时经验尚薄的他们被敌人的追击弄得十分狼狈,他们跃出栈桥,子弹擦着他们的耳边飞过,在海里溅起了小小的水花。不谙水性的太宰治很快就呛入了不少海水,逐渐模糊的意识中只剩下了深得没有尽头的冰冷海洋与手上温暖的触感。他迷蒙在了温暖的海水里。“就这样和中也一起死去,也挺不错呢……”他这样想着。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将他拉回了冰冷的海底。中原中也向他渡来一口宝贵的空气,带着他浮上了海面,他剧烈地咳嗽着,咸腥的海水和着胃液顺着下巴流下。痛苦中他下意识地抓紧了中原中也的手。中原中也难得没有任何抵触,带着太宰治向岸边游去。他爬上栈桥,伸出另一只手将太宰治也拉了上去。

  “看来这次回去得接受处分了。”太宰治苦笑着脱下已经湿透的外套,偷偷地瞄了一眼正在拧头发的中原中也叹道。

  “处分?”中原中也瞟了一眼太宰治,松开已经拧得半干的枫糖色发束发出了一个轻蔑的鼻音,“在我的词典里可没有失败这种字眼,就这群窝囊废?呵,不足为惧。”他下意识地露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自信而张狂。

  真美,就像这片大海一样。

  这是太宰治当时唯一的想法。

  往事如潮水般涌来,亦如潮水般退去。太宰治望着刚刚在中原中也后颈上留下的牙印,怔怔无语。许久,他才蹑手蹑脚地回到阳台边,穿上鞋子再次一跃而下。“我到底在干什么啊……”太宰治落地时打了个趔趄,待他反应过来时双颊早已变得滚烫通红。寂静的大街上人影寥寥,或许只有那个碰巧路过的姑娘注意到路边有这么一个青年捂着自己的脸庞喃喃自语。太宰治放下手,掩饰着自己乱掉的阵脚。

  “咳,这位美丽的小姐,新的一年请以与我的殉情开始吧~”

    听得那极细微的脚步声突然消失化作一道风声,中原中也一跃而起冲到了阳台边,正好看见那个女孩扇了太宰治一耳光,不到半秒后他听到了那声脆响。

 “打得太好了……”中原中也喃喃道。

  “下雨了?”太宰治捂着脸向上张望,却什么也没看见。

TBC

  求赞求评

评论(4)
热度(31)
© 光时_Y / Powered by LOFTER